用恒心把信仰镌刻在边境线上

头条 9个月前 (10-10) 45 人围观 0

(通讯员 王帅 张棋)“你看台湾岛上面那块是钓鱼岛,海南下面一片是南海诸岛……”樊高荣指着自己的“杰作”,咧开嘴笑了,黝黑的皮肤衬得一口白牙格外亮眼。

在对面50米外的山坡上,一幅巨大的写有 “中国”二字的中国地图铺展开来。近一个月时间,他带领边境警务站的护边员们,跋山涉水,挖坑搬石,用一片恒心把信仰镌刻在了日夜守卫的边境线上。

樊高荣是新疆伊犁边境管理支队洪海沟边境警务站站长。这个警务站位于乌孙山深处,边境防区山高坡陡、沟壑交错,也是大队最偏远的边境警务站,周围方圆十几公里都是人迹罕至的山区边境。樊高荣每天的任务就是安排带领站上的护边员们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脊线上,24小时不间断对边境山区进行巡逻踏查。

刚来时的警务站执勤房周围只有一片荒滩,樊高荣花了不少心思来装点这里。他带领护边员种起了蔬菜、水果,建起了一方“边关菜园”,既丰富了驻勤人员的伙食选择,又让警务站平添了几分绿意。又发动人脉找来了上百个废旧轮胎,涂上不同的颜色当做菜园和草坪的围栏。从山里拉出大石头,刻上移民管理警察职业精神等文字激励自己,原本荒芜的边境警务站,在他的悉心打理下生机盎然。

今年是建党100周年,如何在偏僻的岗位上表达对党的祝福,樊高荣经常思考。一次巡逻管区时,他看到一片平坦的山坡,脑海里突然有了灵感:“如果能在这片山坡画上一幅中国地图,应该会非常好看吧。”

他给护边员们讲了自己的想法,大家纷纷响应,这些朴实的守边人,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。

一位朋友知道了他想制作地图的事,却笑话他不切实际,“就你那片荒山野岭还弄啥地图,肯定搞不成。想营造党建氛围,跟上级争取点经费做几个展板就行了,还费那事?”

樊高荣偏不信这个邪,说干就干。4月20日,樊高荣正式启动了“地图计划”。各种各样的困难也是接踵而至,首先是交通问题。前往地图所在的山坡需要跨过一条宽约20米的河流,水流湍急且带着刺骨的冰凉,最深处可达1米多,最浅处也几乎没过膝盖,只能穿着厚重的雨裤慢慢趟水过河。他们手拉手慢慢渡河,瘦小的甚至需要被人背过河去。

在给地图定型时,为了防止山体滑坡破坏地图,他们在边沿挖了宽约1米、深约30厘米的坑道,把大一些的石头填入坑道固定住地图,最大的一块石头足有40公斤重。为了防止出现尺寸错误,樊高荣多次站在地图对面高高的石堆上,用对讲机指挥护边员沿线挖坑定型地图,小腿被尖利的碎石划破血流不止。可他顾不上这些痛楚,仍然一趟趟地往返于河的两岸。

虽然山上的石头不少,但能够铺垫起地图的也并非随处可见。必须得是表面光滑平整,且个头差不多大,每块石头的重量都在十五公斤左右。为了找够垒起地图的石头,樊高荣和护边员们找遍了方圆一公里的石山,花了10天时间把合适的石头,通过手抱、肩扛、车拉等方式一块块运过来。

山上的气候阴晴不定,温差极大,中午最热时能达到37摄氏度高温,晚上最冷时能下降到零下,河边的蚊虫也是极其肆虐。

地图的雏形完成后,最难的部分就是上色,靠人力刷漆非常耗时耗力。樊高荣又想办法借来了发电机,连上油漆泵进行刷漆。一般人很难把油漆喷涂均匀,这项工作基本上都是由樊高荣一人独立完成。他顶着烈日,手持喷枪,用了整整3天时间完成了地图上色工作,本来就黝黑的皮肤被晒成了紫红色,甚至大片大片地脱皮。

当“中国”两个大字喷绘到地图上,这幅前后共47人参与、耗时一个多月、占地一亩多的巨型地图终于完成,荒凉的边境上陡然出现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“黎明的那道光会越过黑暗,打破一切恐惧,我能找到答案…”樊高荣坐在河对岸看着这幅地图,唱着这首最喜欢的歌曲,一直笑。

远处积雪皑皑的白石峰反射着阳光熠熠生辉,照在他高高的发际线上,也照在他的心中,那道光就叫作信仰。